鸟 鸣 夤夜漫笔 你的眉目之间 枣香萦怀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65期  总第133期  2018年04月04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65期  下一期
枣香萦怀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长丰县直属机关幼儿园 尹玲玲 日期:2018-04-11 14:14

在我家后院中央,生长着一株粗壮、高大的枣树。
不知道这棵枣树什么时候栽种的,反正从我记事起,她就已经枝繁叶茂的。她的主干粗壮,呈四十五度角向旁边斜伸着,上面布满粗糙、皲裂着的一块一块的树皮,显示着她曾经历过无数次的岁月风霜,记录着一次次的时间沧桑。主干上有三个大的分岔的枝干,呈三角形向上伸展,枝干上又长有许许多多的分支。整棵树就像一把大伞,把我家那不大的庭院遮盖得严严实实的。
每年春季的5~6月,枣树便开花了。不注意看是不知道她开花的,因为那花小而色泽淡。就是那香也是淡淡的,若有若无的,不用心是闻不到的。因为那花开得极其朴素,浅浅的花靠在那色泽几乎一样的叶片中间,宛如一个个素装淡雅、羞涩满怀的小女子。
慢慢地,结枣子了。刚开始,那枣子小小的,像糖豆一样,淡青色,不起眼地挂在枝头,一个紧挨一个。小时候,每当那时我常在树下观望,觉得那枣子长得实在是慢,一天一天的,好像总也长不大。
夏天就快过去了的时候,那枣子好像突然地长大了,颜色慢慢地变淡了,又白又亮,我知道她快成熟了。慢慢地,就会看到在枝头的顶端有不停变红的枣子。那枣子又红又大又圆,宛如红玛瑙在阳光下晶莹闪烁,煞是好看。不几日,竟是挂满了满树的小“红灯笼”。于是,我每天做早饭时,总喜欢随手从那压弯了矮矮的枝桠中摘一把枣子放进稀饭锅里蒸煮。等到水开之时,那青的、红的枣子便漂浮到饭锅的水面上。急忙地把他们捞上来,送到嘴里,又香又甜,又软又绵。真的是很好吃!
那时,和父亲一起打枣子成了我们最爱的事。我和妹妹、弟弟扯着床单在树下张着,父亲拿根长竹竿打枣子。于是,那青的、红的枣子便叽里咕噜地滚落到床单里。不多时,床单里边接满了枣子,我们就兴奋地大喊着:“满了!满了!好重好重哦!”这时候,弟弟往往会放下床单的一角,急奔过去抢拾掉落在地上还不时滚动的枣子。对那又红又大的枣子,弟弟总是用手抹抹就急速地放进嘴里,“吧嗒、吧嗒”贪婪地大嚼起来。对于长在高枝上在地面上够不着打的枣子,父亲往往会攀爬到枝桠之间,靠着枝桠用劲地打着。于是,“扑通”“啪啦”声此起彼伏。我们既要接准掉下的枣子,还要不时地躲着从树枝间落下的“枣雨”。
每年打下的枣子,总要装好几笆斗。母亲负责把它们分给亲戚朋友。看着那小土豆样大小的枣子,父亲总是深情地说:“这都是我们父辈给我们留下来的!我们不但享受她的荫凉,还品尝了她的果实呀!”记得有一次,父亲邀请他们学校的一个家在合肥的同事金老师来我家打枣子。一个又大又红的枣子掉下把金老师的嘴巴都打肿了,结果,金老师没等枣子打完,就急急忙忙地赶回学校的卫生所医治去了,弄得父亲内疚极了。
打下的枣子,父亲也会从中挑选一些大小匀称的来泡枣酒。当寒冬来临,碰到来人或者过年过节的时候,父亲总会掏出一些泡好的酒枣子来招待客人。其实,父亲是不擅喝酒的,几个酒枣子一吃,父亲便满脸通红。我知道,父亲只是想享受和友人分享劳动果实的快乐。
所以,我最喜爱的水果便是枣子。每当看到那又大又圆的枣子,那绚丽的图片就不停地在眼前浮现,因为它们已扎根在我的生命历程中了。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