垓下两章 无言的教诲 警魂永在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69期  总第134期  2018年06月13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69期  下一期
垓下两章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怀远县淝河学区管理委员会 唐晓勇 日期:2018-06-20 09:06

(一)
垓下,公元前202年,初冬,夜。
刚才还是厮杀声、马叫声、呐喊声、擂鼓声嘈杂震天,现在却突然安静了下来,静得有点可怕。风萧萧的,像薄薄的刀片割人的脸。清冷的天幕上,几颗寥落的星星在寒冷中被冻得微微颤抖。项羽一点儿也不冷,他喘着粗气,从外面走进霸王城的中军帐内,甚至还没有到他的霸王椅上,就一屁股坐在地上。他太累了。
就在半个时辰以前,他和他的八千子弟在营帐前巡逻,面对前方不远处喧嚣呼喊的汉军,项羽用剑一指汉军中的一个正在指挥军队的头目,对他的士兵说:“尔等别动,待我去取这小儿的首级。”说罢,单身一人策马扬鞭,豹眼圆睁,高举霸王枪冲入敌营,如虎入羊群,汉军纷纷避散,还没有等那汉将明白怎么回事,项上人头便如探囊取物一般,被项羽割下,转瞬纵马即回,把人头扔在地上。
在敌军中来去自如,他却毫无喜悦之色。他知道,七十万汉军已如铁桶一般把他的十万楚军围得水泄不通。即使自己拼着神勇能够冲出重围,也将大势已去。楚汉相争以来大仗七十,小仗四十,他项羽何曾惧怕过刘邦?此时,不是自己战不能胜,是天要亡楚。
独自惆怅中,帷帐门帘一挑,一个身材窈窕、容颜倾城的美人转身而入,缓步来到项羽面前,轻轻擦去项羽脸上的血迹,柔声道:“大王连天征战辛苦了,妾身早已备好酒菜,喝它三碗,来日再战。”
项羽抬头看了看美丽刚毅却又柔情似水的虞姬,欲言又止,心中五味杂陈。自从在会稽郡,在为非作歹的那个县令儿子的手里救下这个女人,她就跟随他四处漂泊南征北战不离不弃,竟然没有给予过她须臾的安宁与幸福,而她却没有半点怨言,自己亏欠她的太多啊!恐怕弥补愧疚的日子以后没有了。不知觉中两行热泪潸然而下。
鸿门宴上自己曾有多次机会可取刘邦人头,却忠义为先义释老儿。不料刘邦老儿转脸撕毁协议反目成仇。还有,围困自己的这个韩信,曾是自己的手下,却因不得重用投靠刘邦,如今成为自己的致命对手,就是韩信布下的十面埋伏才造成自己兵少粮尽被困于此。唉,罢了,霸王军中哪里又能容下比霸王更厉害的大将?天意,天意如此啊。
就在这时,就在这寂静的寒夜,忽然不知从何处传来阵阵箫声,那曲调低婉哀怨,如泣如诉,竟是楚地思乡的曲子。项羽大惊,八千江东子弟随自己征战以来,每日东奔西跑,身心乏倦疲惫至极,每夜无不思念故乡亲人,此境此曲,摄人心魄,哪里还有心恋战?军营中已闻窃窃呜咽之声。
无力回天了,项羽心事重重,思前想后,酒入愁肠,大丈夫顶天立地,死不可惧,眼前跟随自己的爱妻,却如何处置是好?不由得慷慨悲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何,虞兮虞兮奈若何?”唱了一遍又一遍,那歌声从叱咤风云豪情云天的霸王口中唱出,愈发苍凉悲壮,缱绻悱恻,慷慨激烈,似有千载不平之余愤。
素来聪明绝顶、剑胆琴心的虞姬,如何听不明白,她怆然拔剑起舞,以歌和之:“汉兵已略地,四方楚歌声;大王意气尽,贱妾何聊生。”唱完横剑自刎,一腔鲜血喷涌而出,浸透洁白的长裙,浸染脚下的土地。虞兮奈何,自古红颜多薄命,姬耶安在,独留青冢向黄昏。
那一夜,仿佛所有的路都已走绝,四面楚歌,十面埋伏,洨水滔滔。那一夜,是项羽生命中最漫长的一夜,漫长而又决烈,是项羽永远留给大地的伤口。第二天,东方地平线上的一轮饱满的红日依旧照耀着淮北平原上的这块满目疮痍的黄土地,不仅饱含了西楚将士的鲜血,喷薄而出的还有大汉巍巍四百年江山和绵延两千年的大汉民族。
(二)
斗转星移,沧海桑田。转眼过去二十二个世纪零二十年,公元2018年,初夏,初夜。
我和几个朋友前往固镇濠城寻古垓下。刚踏上固镇这片土地,浓浓的楚韵汉风扑面而来。垓下大道两边正在建设的美丽乡村,也散发着浓厚的楚汉味道,高耸的汉牌楼,整齐的项城墙、张良路、韩信街、萧何巷,古风古色,别具一格。
出濠城镇政府左转便到霸王街,这是一个南北走向的街道,宽阔整洁,两边的门面楼房均为同一样式,三层小楼秦砖汉瓦。热热闹闹的街市,熙熙攘攘的人群,华灯初上,霓虹闪烁。人们的生活,在此时在这里就是点点滴滴的日出而做日落而息,而所有的生活乐趣就是每天具体地过日子。孩子们穿着发光的跑鞋在快乐的嬉戏,大妈们跳起欢快的广场舞,忙碌了一天的汉子们在小酒馆里开怀畅饮。嘈杂、欢乐、祥和。这里早已是人们安居乐业的幸福家园。
霸王街向北直通那个叫霸王城的地方。我满怀敬畏地仰视街头高大的项羽虞姬雕塑——霸王怀中美人垂首,两把对刺的铜剑呈三角形向天而立,每把剑长12米重6吨。项羽一手揽着虞姬的身体,一手伸掌问天,长剑落于脚下,悲怆中仍见英雄的昂扬,灯光下愈显威仪凄美,令人不忍直视。韩信吹箫台就在西边不远的地方,我不知道现在的项羽、虞姬还能否听到那哀怨低婉的故国乡曲,但是我知道两千多年前的寒夜,确实是这四面楚歌瓦解了楚军的意志,粉碎了霸王的梦想。
霸王街的尽头又修了一道繁华的汉王街,霸王街和汉王街比邻相连,两千多年了,他们再次交错相会在一起,历史没有因时间的流失而淡化。不过他们已经不再是战争和对手,而是两条友好宽敞的街道,两个近乎神话的传奇,和一段令人慨叹扼腕的故事。
英雄创造着历史,人们制造着传说,我们相信这世间的所有美好。
从霸王城返回,我们就在一个叫“霸王一百碗”的小铺吃羊肉面。边吃边和老板聊,这里的群众谁都能说出一段一段霸王的故事,其表情和语气仿佛亲眼所见。我问饭店老板:“你们对项羽、刘邦怎么看?”老者沉思片刻,智慧地指了指浩瀚深邃亘古不变的星空和厚德载物生生不息的大地,一句淡淡的话语:“哪里还有输赢?”
洨水、浍河、澥河,荡漾着别样的楚韵;濠城、垓下、阳城,流动着别样的汉风。固镇,楚韵汉风一座城。垓下,历经风雷阅华章。这是一片肥沃的土地,这是一片神奇的天空,两个并肩而立的英雄,用亘古未见的豪迈、感天动地的深情,策动起这里的金戈铁马,渲染出这里的似水柔情。“霸王城前古战场,村夫拾得旧刀枪。”而今,我在霸王虞姬像前流连,我在韩信吹箫台喟叹,听老者谈古、看黄童嬉戏。
四面楚歌。一声长啸。末路英雄依然英雄。破釜沉舟百川终属楚,战至最后,不改英雄本色,江东父老因你而挺起千年不倒的脊梁!大汉雄风,大风起兮云飞扬。拔剑而起斩白蛇,能曲能伸成帝王。一个民族,因一个“汉”字而抖起精神;一座城池,因一个英雄而昂起头颅。
“暗淡了刀光剑影/远去了鼓角争鸣/眼前飞扬着一个个鲜活的面容/湮没了荒城古道/荒芜了烽火边城……”
我的耳边响起毛阿敏那慷慨激越穿透历史的歌声。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