逝去的爱 灵峰夜景话真爱 感 动 静静的绿萝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71期  总第138期  2018年09月14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71期  下一期
静静的绿萝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2018-09-17 08:51

 静静的绿萝

□宣城市工业学校   查晶芳
家里房子小,没养花,惟有一株绿萝。
喜欢她,最初是因为她的名字。“绿萝拂过衣襟,青云打湿诺言”,这是年少时就印在心间的林徽因的美句。彼时,虽不知其意,却丝毫不妨碍我对于“绿萝”与“青云”的美好想象,在我心里,她们早已羽化为清幽诗意与缥缈情韵。
事实上,她外表并不出众,只是一小把从主根上掐下来的藤条,茎叶于两边旁逸斜出;叶片呈心形,颜色是翠生生的绿;叶柄直直的,叶蔓却弯弯绕绕造型有点别致。除此之外,似乎也乏善可陈了。
玻璃杯装上水,我把她插在里面,置于书桌上。桌子是紧贴墙壁放的,坐在桌前,原本面对的只一堵单调的白墙;现在多了这抹绿,苍白的沉寂中顿时跳跃起几丝灵动与明媚。最喜欢这样清清浅浅的绿,纯净、安静、灵动又毫不张扬,别有一种宋词般的幽然婉约。像她的名字:绿萝。轻吟之,齿颊含香;细察之,目明心润。
原本,我每天要把她端到窗台上晒太阳,可听人说绿萝喜阴,还不能晒,只得作罢。原来她天性清冷,我差点犯了大错。侍弄花草,我一向外行。记得多年前刚搬家时,有人送了一盆很漂亮的千竹,我很是喜欢,忍不住天天浇水殷勤侍奉,却没想到很快就花凋叶零、形销骨立了。后来才明白,是我把它给“爱”死了。它喜旱惧水,我却天天以水灌之,它焉得不死?而当时的我,还自以为待之情意笃深,殊不知,它有多么畏惧我的热情执着,只可怜无口不能言!想来,世间任何一种深情,若不能爱之以其道,只会弄巧成拙,适得其反,甚至还有可能造成无法挽回的悲剧。
绿萝不喜阳,我不用搬进搬出了,只隔三岔五地给她换水、洗叶,后来还把教师节学生送的几枝花和几尾草一并插在瓶中。这下,小小的瓶中有鲜花,有绿叶,有苇草,看起来丰实艳丽。我为自己的“创新”颇为自得。可好景不长,没几天瓶中就散发出臭臭的气味,叶子也黄了好几片!我赶紧把绿萝抽出来,才发现她的根有些已经腐烂,臭味就从那散出来的。立刻给她“做手术”!我连瓶子端到水池边,取出绿萝,认认真真地一根根地清理,把那些已经萎黄腐烂的根、茎、叶都掐掉了,又小心地洗净了每片绿叶,拢在手中只有细细的几小支了。最后,我毫不犹豫地舍弃了花与苇草。
“手术”后的绿萝,重新焕发了生机。叶子虽不多,可片片都绿得水润,绿得清灵。我自得于自己的当机立断:帮她斩断了那些纠结腐烂的根、茎,让她告别了零落难堪的忧伤记忆,又清理了她的生活空间。她终得身心轻松,重现悠悠绿萝影、湛湛碧涟漪。
现在,我拥有的只是一小片静静的绿,不热烈,不惊艳,但我很满足。我最喜欢的正是她的常绿无花。花开明艳,不可方物,固喜;风卷残荷,零落难堪,又何伤?好似林黛玉的喜散不喜聚,“人有聚就有散,聚时欢喜,到散时岂不冷清?既清冷则伤感,所以不如倒是不聚的好。”黛玉终究承受不起和宝玉聚了之后的“散”,人也彻彻底底地“散”了。现在,我更笃信“岁月的长廊里,最持久的,不是热烈,而是清淡;不是张扬,而是静寂”。就像我的绿萝,虽不能花开艳阳,却总有幽意浮动;虽清冷淡然,却总是默然相陪。
 淡淡相守,寂寂欢喜,情意中最静美、最恒久的姿态。
 
 
 
 
形影不离      □凤阳县教育局    张金球/摄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