瓦上生白霜 你可以不知道 但不能不明白 湿地散章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60期  总第128期  2017年12月27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60期  下一期
你可以不知道 但不能不明白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2017-12-27 14:49

你可以不知道  但不能不明白
□东至县第二中学   章中林
“有些事,你可以不知道,但不能不明白。”当我咀嚼着向春明这句话的时候,我恍然明白自己错过了多少父母的爱。
那天,向春明拉着我,要我送他回乡下老家一趟。回家搭车就是,干什么拉上我?我想推辞,碍于情面,我痛快地答应了。小向一个人在城里打拼,收入除了交房租和维持基本开销,大半被他寄回了老家。他说,母亲有类风湿,不能干重活,只靠父亲一个人做砖匠的收入,怎么用都浑了船(即应付不过来)。
回家,一下车,见到母亲,他像完全变了个人似的。远远地,他喊着母亲,跑到她身边,兴高采烈地和她说着城里的生活——单位每月有四五天的假,还不上夜班,工作起来不吃力;安排了住房,不用到处找歇脚的地方,和同事一起,安心;工资待遇不错,寄回来的都是花剩下的……每天风里雨里跑,脸晒得像黑炭,他有这样好的工作吗?我有些诧异地看着他,想说些什么,却被他的眼神止住了。他母亲把征询的目光转向我,我赶紧点头,帮他打圆场。
回来的路上,他似乎看出了我的疑惑。他认真地说,自己在母亲面前说谎,实际上是怕她知道自己在外面生活的情形而担心。母亲独自守在家里,而自己常年在外,本来就没有尽到为人子女的责任。母亲老了,但心却始终挂在儿女的身上,从来没有停止过。回来,就是希望她开开心心的,怎么能给她添堵呢?为此,他还给我讲起了一件事。
“那天回家,无意间看到母亲房间的桌上压着一张就诊卡,心下一惊。母亲不是说,这段时间身体很好,连感冒都没有得过,把就诊卡找出来干什么?跑到医院,一查询,才发现她一周前去做过一次检查。跑回家,问母亲为什么生病了都不说一声。她却一脸不在乎地说,手上长了一个包,不痛也不痒的。这几天痛,怀疑有什么不好,跑到医院,医生说没有什么问题。看着母亲那云淡风轻的样子,心里真不是滋味。母亲一个大字不识,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排队、挂号、检查,找医生咨询、抓药,是怎样的无助、茫然甚至焦灼——她怎么就不喊上我呢?她不就是怕耽误我的工作,不想我为她分心嘛。为了我,她一个人默默地承受着寂寞痛苦,而我又给了她什么呢?”
小向的话让我想起了自己的母亲。那天,妻子去了女儿那里。我忙不过来,就把母亲喊了来。母亲来的时候,已经十点半了。我要赶着上最后一堂课,就没有送她回家。我以为,迟了就简单一点,下碗面应付得了。可是,等我回到家,却发现母亲正在厨房里挥汗如雨,准备大餐呢。我有些气急,喊了一嗓子,“中午还要午休呢?你这样折腾,我到什么时候才能休息?怎么就不知道安排呢?下面啊,真麻烦!”我嚷了一嗓子就跑开了,害得母亲鱼只烧了一半。下面,她只下两个人份。“下面就不能多下一些?你会不会烧饭啊。”我没好气地怼道。母亲看着我,嗫嚅着说,她是看到冰箱里还有一个人的米饭,怕晚上吃不够。
午睡起来,母亲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冰糖梨子水来到我面前。她说,看到我上个厕所半个小时,怕是上了火,让我趁热喝。我端过搪瓷缸一看,里面一片焦糊。“这是什么梨子水呢?焦得让人闻着都苦,怎么喝,你喝?”母亲惊慌地看着我,做错了事的孩子似的,低着头,我还能说什么呢?
现在想想,我是多么的不应该啊。母亲晕车,为了我,从老家跑来,没有休息,就忙着给我准备午饭,我却把母亲的晕车症忘记了;母亲因为来得少,希望给我烧一顿丰盛的,却因为没考虑到时间,而我竟然对她甩脸子;母亲心细如发,看到我肠胃不好,专门跑到街上买梨子和冰糖,就因为一时疏忽,没有加水空烧而被我数落。母亲每一个行动的背后,我都不知道,但是我为什么就不能明白呢?
“你可以不知道,但不能不明白。”一句简简单单的话,我想,我是时候把它深深地牢记在心间了。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