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人物 品味茶花
16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78期  总第141期  2019年03月15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78期  下一期
小人物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2019-03-15 19:46

 □汉口学院  祝  嘉

知了一声一声地叫嚣着,夏日的暑气闷得人直发慌。
“哗啦啦”,齐乐正拖着一个比他身子还大的编织袋在马路旁的垃圾桶里挑捡着塑料瓶子,突然一阵喧闹声从前方传来,只见一个中年男子拿着木棍追赶着一只瘦小的土狗,“死狗!偷吃我包子那么多天,看我不打死你!”齐乐看着被追打的小狗,悄悄跑进一旁的巷子里,转了七八个弯之后,齐乐急忙倒出编织袋里的几十个瓶子,等着小狗跑来的方向,一下把狗闷在编制袋子里面窜出了巷子。
齐乐气喘吁吁地停了下来,抖开了编织袋把小狗放了出来,“哎!你别跑啊!”齐乐撒开腿疾步跟在小狗的身后,来到了郊外的一片荒草地。
“我是一只小小鸟,我想要飞,却怎么也飞不高……”一阵阵高昂的歌声在草地里回荡开来,齐乐看着小狗汪汪地叫着,像是在回应着歌声一般,只见远处一排瓦墙上一个模糊的身影正扭动着唱着歌。“福仔?是你在叫吗?你这死狗跑哪去了?”只见黑影跳下墙,一步步往齐乐的方向走来。齐乐这才看清那影子,一头乱糟糟的头发掩住了男子的面容,衣服皱皱的揉在一起,“小子,你谁啊,这是我的地盘,麻溜滚蛋啊。”齐乐怯怯地看着男子,“这狗是你的?它今天偷吃东西差点被人打死,是我救了它……”陈磊打量了一下刚到自己腰的齐乐和在他脚下打转的福仔,眼里闪过一丝精光,“谢谢你啊,我这狗吧也是捡来的,你看我这就贫民窟一个,也喂不饱它,小子,你住哪啊?”
齐乐顺着陈磊的手指方向看去,一个简易的塑料棚,几床破旧的被子,周围散落着一堆塑料瓶子。“我没家,我就随便找地方住呗,我爷爷上个冬天去世了,爸妈说是去外地打工了,也没见他们今年回来,我就自己出来了……”陈磊顺势坐在草地上,衔着根草看着齐乐,“小屁孩儿,哥跟你商量一事,你住我这里,帮我养狗,我自己干点手艺活正好缺一个帮手,我包你吃饱穿暖,但是你得帮我干活,成吗?”齐乐看着陈磊真诚的表情,又想着自己每天吃不饱穿不暖的困境,点了点头。
步行街里,喧闹声炸开来,“看准了,老人小孩不偷,看那个一边打电话一边走路的没有,那种最好下手。”陈磊走在人群中,一边叨唠着一遍环视着四周,瞅准时机就从男人的口袋里顺走了鼓囊囊的钱包,带着齐乐潜进一旁的巷子里。齐乐急忙扯着陈磊的胳膊,“哥!你这不就是……不就是偷东西吗!这是犯法的啊。”陈磊乐呵呵地数着手中的钞票,塞进了口袋,“什么偷,这手艺活儿,再说了我又没让你去偷,抓也是抓我,害怕什么,你只要帮我卖一些小东西就行,你管那么多干啥啊!”
是夜,齐乐拖着编织袋走进了一个旧货市场,袋子里塞满了塑料瓶子,而中间则是陈磊近日偷来的一部部手机。不一会儿,齐乐从角落里的一间铺子走了出来,衣服的夹层里塞着一小叠钞票。
日子一天一天过去了,齐乐与陈磊的“合作”越来越熟练,每天能够饱腹,就连福仔也跟着胖了不少。
赵阳揉着发酸的眼睛从办公桌上站了起来,看了一晚上监控,总算找到一些失窃案件的线索,连忙让秦明去给队长汇报情况。“头儿,找到了,是一个小孩,他经常在周五晚上去旧货市场销赃,进行偷窃的是一个年轻男性,我怀疑小孩是拐卖之后被指使的。”李红连忙接过秦明手中的资料翻开看,“行,这几天要辛苦你们了,今天晚上出发盯梢。
陈磊和齐乐走在街上,正值放学,从学校门口一窝蜂地涌出许多小学生,叽叽喳喳地吵闹着,脸上洋溢着笑容。陈磊走在前面发现齐乐没有跟上来,便扭头去寻,只看见齐乐站在原地看着那一群和他一般年纪的孩子,眼里满是羡慕的神情。
“嘿!小乞丐,你身上怎么这么脏啊!大家快来看啊,他好脏啊。”一个吃得圆滚滚的小男孩围着齐乐转着圈,发出了惊讶的声音。陈磊顿时不知从哪冒出了一股火气,三两步踏了过去,拽走了快要哭出来的齐乐,还不时地扭过头对小男孩露出凶狠的表情。
风吹过草地,发出沙沙的声音,齐乐抱着福仔坐在草地上,望着远方繁华城市中的点点星光发着呆。陈磊躺在一旁,嘴里咂巴着一根草嘟囔道,“乐乐,白天的事你别伤心啊,那小胖子一看就欠打,不就是上学吗,咱有钱,哥一定把你送学校去上学!”
齐乐猛得站了起来,“我才不去上学!上学有什么好的,多不自由,就这样过着不好吗,我以前上过学,爸妈后来觉得学费太贵,就没让我上了,这不是农村,这是大城市!” “去他的大城市,现在是哥做主,你放心,有哥在咱一定能上学!”
三天后,一大早陈磊就拉着齐乐去了小学报名处,齐乐揉着没睡醒的双眼不解道,“哥,你这一大早拉我到这干什么?” “乐乐,你可以继续上学了!”陈磊露出了一个骄傲的表情,偷偷给齐乐看了看自己装满口袋的一叠红票子。“哥,你哪来这么多钱!”齐乐看直了眼,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陈磊躲闪着齐乐的目光,“嗨,你管那么多干什么,走,咱们报名!”
窗口里的女人上下打量着陈磊和乐乐两人,幽幽地问道:“您……不是本地人吧?我们这上学啊,有条件的……您带居住证或身份证了吗?”“不是,报名还要身份证?我有钱,钱!这么多都……”陈磊正急着跟人解释 ,突然被一个蛮力按在墙上,陈磊费力地扭头一看,几个拿着手铐的人正围在自己身后,陈磊顿了几秒,瞬间反应过来,憋红了脸冲着齐乐大声喊着:“乐乐,快跑!”齐乐被这阵仗吓呆了,只听见一个声音让自己快跑,撒开腿就飞一般地跑出了报名处。
“姓名?”
“陈磊。”
“多大了?”
“我不知道!”
李红看着审讯桌后戴着手铐的陈磊,紧握的双手出卖了他的心情,气氛压抑的让人喘不过气,“你但凡有点良知的话就不应该让这么小的孩子帮你销赃,这很不利于他的成长!更何况……偷窃多次,我们盯你很久了,前几天你在银饰店偷了那么多东西,弄出了那么大的动静,涉案金额较大已经足够给你判刑了你知道吗!”李红对着审讯桌后的陈磊发问。
“判刑?”陈磊疑问地看了一眼李红,又慢慢低下了头说道:“判吧,别告诉我家人就行……算了,反正他们也不会知道。”李红看着不再说话的陈磊,摆了摆手让下属将他带走,出审讯室时陈磊突然像是想起了什么,挣开抓着他的民警,冲着李红喊:“警官,你别抓乐乐!他还小,什么都不懂,他得去上学啊!都是我指使他的,判我就行啊!”
“你放心他年纪小,又是被人教唆犯罪,不会判刑,我们会照顾好他的。”李红听着陈磊的喊声,摆了摆手让人带走了陈磊。
李红在荒草地找到了齐乐,他就在那片瓦墙上坐着,怀里抱着福仔,像是在等人。刚走近没几步,齐乐就害怕地跳下瓦墙缩在角落里,李红不再往前,站在原地看着齐乐说道:“你叫齐乐吧,你……你别害怕,是你哥陈磊让我来的,你跟阿姨走吧,以后会有人照顾你。”齐乐突然站起来,冲着李红哭喊着:“我才不跟你走!就是你把我哥抓走的!我都看见了!我哥不会回来了!再也没人给我唱歌听了,没人管我死活了,我不去上学了,都怪我……你把我哥还给我……”哭闹声在荒草地回荡开来,“乐乐,你哥暂时不会回来了,他让我给你带句话,他说你一定要好好上学,以后才会有见面的机会,你想跟我走还是不走,你自己决定好吗?”说罢,李红便转身,走开了。抽噎声慢慢止住,齐乐抬眼看着走远的李红,犹豫了几下,小跑跟上了李红。
三个月后,齐乐跟李红来监狱看望陈磊,齐乐从包里掏出一盒煮好的热乎乎的饺子和两个红彤彤的大苹果递进了窗口,“哥,我最近学习挺好的,我还交到朋友了,他跟你一样会唱歌呢,今天过年,你再给我唱一首歌呗。”陈磊正大口吃着饺子,急忙摇了摇头,“不行不行,我都不会唱了,这么久不见……你看你都吃胖这么多了,真好……”
探监的时间到了,齐乐一步三回头地正跟着李红离开,“乐乐!听哥给你唱啊!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福乐乐新年好……”陈磊的声音渐渐消失在门后。
齐乐将脸埋在围巾里,走出了监狱大门,突然间有烟火在远方炸开,齐乐看着远方的星火,默默在心里念着,“时间再过得快一点吧,让我哥快点出来,继续当我哥哥,继续唱他喜欢的歌……”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