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草情思 野百合也有春天 水井 校园文化活动剪影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165期  总第230期  2023年12月06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165期  下一期
野百合也有春天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2023-12-06 16:19

野百合也有春天
□寿县迎河中学    刘    芹
洗去一天的疲累,躺在软绵绵的床上,像唐弢先生说的那样,翻翻手机,读读美文,是再美不过的享受了。“叮当——”有人Q我?打开一看,是Y君:“老师,我要结婚了,给我和曼曼发祝福吗?”当然啦!七年未见,老师也真心替他们高兴呀!
依稀还记得那个繁花似锦柳絮纷飞的暮春时节,他们英俊潇洒的向老师调走了,换成我这个枯燥无趣的中年妇女。春困加上失落,我的课堂像是湿透了的水怪,沉重而无奈。同学们大多恹恹欲睡,无精打采。讲台底下却有一双分外明亮的眼睛,跟着我的思路在转,互动环节也只有他在咕咕唧唧,其余的人绝不轻易吐露一个字。课下聊天,我知道了这个本地长相外地口音的机灵鬼,是新晋留守儿童,迫于升学受限,从外地转回户口所在地读书的。他全没有人生地不熟的拘谨,我俩都是这个集体的外来户,全力以赴地想尽快融入。
这个机灵鬼就是Y君,一直很努力很努力,在这个美其名曰“分类教学”的末端,顽强地想敲开知识迷宫的大门,以至于终于成了我们年级组关注的“未来之星”。两年后的一个傍晚,晚自习的铃声已经敲响,我在匆匆的人流中,忽然撞见了Y君牵着曼曼的手。二十多年的教龄,早已炼成火眼金睛,当过多少次老法海,扼杀过多少初开的情窦之花,我自己都记不得了。但是对他俩的学习态度,我还是非常放心的。我开门见山地挑明了他俩的关系,依他们的聪明,我不需要讲更多的大道理,Y君并没有写保证书,只是允诺,他会更努力。法海也有老去的一天,变得宽容通透,我居然只是简单地告诫Y君,必须考上,给女孩一个安全稳定的未来,并且告诉他,这份情感应该是一生中最纯真最美好的,希望他们珍惜,也希望将来能喝到他们的喜酒。大概,他们也没料到会遇到这样一个奇葩的老师,我们就这样简单地订立了“澶渊之盟”。课堂上,机灵鬼依然瞪大双眼,捕捉着老师的思想火花,课下的教室里,花坛边,依然有Y君捧书苦读的身影,偶尔,还会坦然地牵着曼曼的手,进出食堂、超市,旁若无人。
天气渐渐闷热,校园的枇杷熟了,又落了,照了各种毕业照,作为老师,我们已见惯了迎来送往,没有悲欣交集。倒是散伙饭上,有两个小朋友喝多了,乱蹦乱跳,当老师的忙活了半夜,才把所有人搞定,Y君和曼曼依然安静,没有惹事,顺利毕业。暑期录取通知书来了,Y被录到安大二级学院,在我们C班算是放了卫星,曼曼不出所料,上了专科。再后来,在朋友圈里见证他们的成长,Y打着手电筒,深夜去培训班补习,考英语,学设计,曼曼考了专升本,考了教师资格证,然后失联,然后喜讯,然后婚讯,听说Y君小有成就,听说曼曼正在为走上讲台而努力。
少年时,曾天真地诵读“捧着一颗心来,不带半根草去”“太阳底下最光辉的职业”“人类灵魂的工程师”。如今,时代的洪流裹挟着我们,身不由己,我们被生活打造成一个个披红挂绿的怪兽。扮演着祥林嫂,逢人诉苦,学着九斤老太,哀叹着一届不如一届……突然有人立志成为你,学你的样,想走你的路,仿佛捡了个巨宝。如今,一门心思只想向世界炫耀:当老师,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事!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