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随想 故 乡 我没有说再见 致白沙洲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67期  总第133期  2018年05月16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67期  下一期
故 乡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巢湖市柘皋中学 靳民存 日期:2018-05-28 14:13

太阳暖暖的照着,天空湛蓝如洗。三月的微风轻轻拂过面庞,像母亲的手。昨夜刚下过一场雨,空气格外清新,氤氲着花香,混合着青草泥土的芬芳,沁人心脾。路边的小草绿油油的,间或有不知名的野花点缀其间,红的、黄的、紫的、浅蓝的,活泼又羞怯的样子,无不让你心生欢喜。一畦畦的麦田里,那些匍匐于地的、经冬的麦苗,此时都挺直了腰身,随风起舞,仿佛是平地里抖开的绿罗绸缎,随势浪出层层绿色的波纹。蜜蜂在花间飞舞,鸟雀在枝头啁啾,“嗡嗡嗡……”“唧唧唧……”,都是生命的欢歌。
不远处一块抛荒的田地里,有两头水牛在悠闲地啃食青草。那只小牛犊,看起来有些淘气,一会儿昂起头,奋蹄一跃,发出“哞哞”的叫声,像要奔腾,又像在呼唤什么。四野安静,不见放牛的人。
忽然想起,徜徉半日,一路上也几乎不见其他的人。只迎面碰到一位骑着电瓶三轮车的老大爷,车上有几只麻袋,里面装着的应该是花生。微笑着和他打声招呼,便一路驶过去,也不知要去哪里。又想到年迈的父母,每年春上,农事还不忙的时候,在家里最常做的事便是剥花生。春节一过,孩子们都离家回到各自工作或学习的地方,家里一下子清静了下来,他们便不紧不慢地剥着腊月里因为忙于过节而没来得及剥的花生,这空落的时光似乎也只有这样慢慢地打发了。其实,何止是我的父母呢?村中的许多老人们几乎也都是这样打发着时光的……
前些天微信群里几个好友邀约着要去婺源看油菜花,又要去桂林看桃花,我百度过这些地方,知道那里风景迷人,游人如织,也心生无限的向往,然而琐事缠身,终未如愿。可是现在,我不再有那样强烈的愿望了,故乡的风景已经让我的心灵得到了熨帖。谁说熟悉的地方无风景?我想,或许是因为在熟悉的地方,有些人留下的常常只能是背影吧。
“故乡鸟语花香,我要去他乡流浪……”,曾经读到过这样的诗句,不免感叹,多少眷恋、多少无奈含蕴其中。是的,时代的大潮之下,故乡年轻的儿女们,纷纷背起行囊奔向他乡,就在父母不再年轻的时候,在这春光烂漫的三月。而今,那粉墙黛瓦的村庄,许多正在快速地走向空心化,故乡的原野上,再难见到健壮矫捷的身影在其间耕种劳作,再难见到背着书包的孩童在上学的路上嬉戏玩耍,再难见到明媚的天空中花色各异的风筝翩然飞翔……是的,很多东西都将随着远去的背影再难见到了。
这样想着,我的心中不免生出许多的惆怅……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