鸟巢随想 故 乡 我没有说再见 致白沙洲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67期  总第133期  2018年05月16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67期  下一期
我没有说再见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合肥市莲花小学 张 伟 日期:2018-05-28 14:13

不知为何,每逢春花灿烂,总是想起我的外婆,想起外婆的种种。没有读过书的外婆,很是喜欢读大学的孙子、孙女,可我在她去世的十年之内没有只言片语来纪念她。我知道,善解人意的外婆不会介意我是否写了什么纪念她,可我真真切切地感受到她在天国的某一个角落注视着我。
每次回家,见到外婆,她似乎总有很多话跟我说。凌晨一两点,她还没有睡意,可妈妈知道我体质较差,提醒外婆叫我及时休息。她到我们家,总是洗洗涮涮,缝缝补补。虽然她洗刷、缝补的衣物根本没有人穿,可我劝妈妈不要制止她。否则,她觉得自己没有存在的价值了。等她走后,我们才把缝补的衣物扔掉。爸爸是个温敦、善良、幽默的人,每次外婆来我家,爸爸总是有耐心听听外婆的絮叨。
我的小学是在外婆家附近读的,条件很差,没有饮水,没有柴火。小学的记忆,是我和母亲到舅舅的村子里提水,不论春夏秋冬。在与母亲相依为命的日子里,有时候看到外婆的小脚走在田埂上来看她的女儿和外孙女。那时,我身体很差,但学习很努力,因为跳级、请假、不聪明,所以只能比别人更努力。外婆心疼我们,但没办法,有时候会给我带几个玉米或红薯。其实,我们学校周围都是庄稼地,但母亲从没掰过别人一根玉米或挖过别人一个红薯。母亲继承了外婆的倔强,却没有外婆的好身板。我们住的房子是学校边上带有铁门的房子,房子向西,且高度有限,所以夏暖冬凉。当时,我不明白妈妈每天都把门窗封得严严实实的原因,其实不住舅舅家,住在荒凉的学校里,妈妈也很害怕。每天晚上,我都学习到十一点,多数时候趴在桌子上就睡着了。我很瘦弱,妈妈睡觉的时候总是把我抱在怀里,其实她这样也许就不那么害怕了。
外婆对于我的爱,其实,我记不住几个清晰的画面。就知道她说我刁蛮,因为我在家最小,所以有些时候不免有些调皮,外婆总是训斥。
长大了,懂得孝敬她。每次都或多或少给她带点她喜欢的零食或衣服,我总是想,等我自己有了家,我有能力养活她的时候,我会养活她老人家。可子欲养而亲不待,外婆没有给我机会。在零八年的年底,就是我考研的那个周五,外婆去世了。爸爸妈妈怕影响我考试,没告诉我,等我考试结束回到家,就接到了姐姐的电话。
我不记得当时有没有哭,只知道一夜身体都是冷冰冰的,眼前是外婆看着我笑的脸。一个月,按照习俗,我们去上坟。妈妈买了纸钱和蜡烛、鞭炮,我站在埋着外婆的那一块麦地里,我没有哭声,可是晕厥了。
每每失意的时候,我很想回家再看看她老人家的坟茔。外婆没有和外公合葬,而是嘱托一定要葬在村子的西南方,原来那个地方,是她那年幼女儿的安身之处。
在外婆临终的时候,我没有跟她告别,没有说再见。人生不用告别,因为几十年后,我们还会是一家人。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