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亮果 静静的濉河 初冬抒怀 合肥经开自贸区实验学校 岳世清/书 游金龙山记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150期  总第223期  2023年03月01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150期  下一期
月亮果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2023-03-01 14:36

月亮果
□怀远县邹庙学校  顾  丽
我爱吃甜食果品,月亮果便是其中之一。这一喜好,从小到大,从未更改。
月亮果,乍一听名字,眼前一片明亮,心头也有了美好的感觉。月亮果在民间就是一种灌了甜浆的面果子,因其形似月亮,才得以美其名曰。
月亮果里外两层,外面的一层皮壳是白面做的,脆硬的,用来包裹里面的甜浆,像一具坚硬的铠甲;里面包裹的便是它的内芯,也是最让食客迷恋的部分——似蜜一般的糖浆。用牙一咬,“扑哧”一声,果浆奔涌而出,溢满舌尖,瞬间,甜味儿取道味蕾上的经脉,抵达五脏六腑。
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味蕾上的记忆是贫瘠的。月亮果自然成了乡村集市上的娇宠。逢年过节,母亲变戏法似的从竹篮里取出一小包月亮果,塞进家中唯一的红色箱子里,然后拿出一把半旧的小锁锁上。
我家兄弟姐妹五人,我排行老四,又是女孩儿,自然不能和大哥和小弟争宠。月亮果藏起来的日子,家里的馋嘴猫谁也不敢去触碰那把小锁。许多时候,我和小弟只是安静地坐在箱子的附近,眼睁睁地瞅着小锁,眼巴巴地看着母亲在屋子里忙来忙去。那些粉墨带妆的月亮果一定在暗地里偷笑我和小弟。我们吧唧嘴的声音,它们一准听得见。我常常这样想。
月亮果在母亲的世界里不是一种美食,而是她教育我们的一种方式。大哥从村子里捡回一根根枯树枝,母亲会拿出一块月亮果;二哥从书包里取出一张100分的试卷,母亲会拿出一块月亮果;大姐偷偷地把父亲脱下来的脏衣服洗得干干净净,晒在明晃晃的太阳下,母亲会拿出一块月亮果。我从中似乎明白了那把小锁的重要性,也知道了母亲的心思。我于是在母亲和父亲忙碌的时候,拉着小弟的小手,寸步不离,直到十二岁,我才背起书包坐在明亮的教室里。其间,母亲对我从不吝啬,那些带着母亲体温的月亮果一次次走进我甜蜜的梦境。
姑姑远嫁外地,距离从未隔断亲情的牵挂。每每中秋,父亲带我去看望姑姑,都会捎上两包月亮果。姑姑家孩子多,父亲自然是知道的。姑姑最是疼惜我的,刚进门,一坐下,姑姑就拆开了父亲放在桌子上的一包月亮果,从中抓出一把,塞到我的口袋里。我满脸透红,掌心里汗津津的。父亲这个时候,总是连声劝阻:“她姑,就你娇宠她。这丫头每次生气,小包一挎,就跑这里来,害得你担心呢!”姑姑不吱声,只是偷偷地冲着我眨眼睛。
那时,我不知道父亲为什么会带上月亮果去看姑姑。许多年后,当我也出嫁远方,每到中秋月夜,一轮明月高悬天宇,我坐在星光下,嘴里流淌着甜蜜的月亮果的汁液,天国里的父亲就会微笑着向我走来。
月亮果,还有一个接地气的名字,唤作“灌浆果”。百度百科上这样解释“灌浆”一词儿:庄稼生长发育的一个阶段。指禾谷类作物开花受精后,茎、叶内的营养物质向正在发育的种子输送并在种子内积存的过程。单就这一层意思,月亮果就被植入了更深远的意义。
每个人不都是一粒自然生长的种子吗?春播夏种,秋收冬藏,在不断成熟的路径上,只有内在丰盈,且笃定拼搏,才能让干瘪的、瘦弱的时光拥有饱满坚韧的向上力量。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