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就是回家 父亲的瓜园 雨滴芳华 偷得浮生半日闲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70期  总第138期  2018年07月13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70期  下一期
偷得浮生半日闲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岳西县教育局 王启林 日期:2018-07-09 13:28

到石关、主簿交界处二祖山偷闲。
上山时,学生倚仗开的是四轮驱动越野车,选择了一条新开的土坯路。刚经历过一场春雨的洗礼,路上大坑小洞,沟壑纵横。学生到底不愧为户外运动高手,充分展示其人车攀爬、腾挪之功。我坐在车里,如坐过山车、荡秋千般,心一直在嗓子眼边含着,惊险、刺激,因在学生面前,还要故作镇定,硬撑出一副大无畏的英雄气概。我想如果不是安全带的约束,我极有可能会飞出窗外。
难得他敢开会开,也幸得我敢坐会坐,车终于停在了山脊平地。山脊尽头又是一座山,一溜长长的石阶,像玉带从天铺下,飘逸起伏。我们就踏着这玉带攀行了一千多级台阶,来到二祖山上的二祖寺门前。
山门前有一棵大松树,冠如华盖,留神细看,只见这冠盖并非松枝组成,乃是青蔓缠绕着松枝,宛如仙人编织成的一顶碧如翡翠的王冠。由此,我不禁记起电影《刘三姐》里一段唱词:
“山中只见唉藤缠树啊,世上哪见啊树缠藤唉,青藤若是不缠树嘞,枉过一春呀又一春……”
真心相恋就相缠,看来这不仅是人生法则,也是自然界的法则。如果一对男女长成了两棵风景大树,即便靠得最近、长得最美,如果互不相缠,也终究不会“相拥至耄耋”。
二祖寺的大门平常得就像二十年前普通农户家的大门,窄小、斑驳。“二祖寺”三个字横写在大门上方,其中“寺”字还被摄像头遮住了,但门两边黑色木板上雕刻的一副对联却气势磅礴:“八百里扬子江涛声鸣咽,二祖静坐观世态;十万顷大别山松波涌动,千峰朝拜问兴亡。”
进得山门,围着山崖的是一溜七字形平顶房。右手边是生活用房,正面是供佛的大殿。殿不大,供奉着多尊形态各异的佛像。进得殿来,面对菩萨,我突然深深感到:只要人心如佛心般开阔,就没有房舍大小之说。
沿石阶向下约百步,有一洞穴,约两米见方,据说此处就是二祖慧可最早静修之处。洞里供奉有一尊佛像,我不知那是否就是慧可大师。慧可大师是佛教中国化真正意义上的第一人,是否来此传道,从其当时年龄以及此山远离人间烟火、无道可传等情况看,可能性不大。但说大师前往司空山途中,为美色异景来此仙游一番,确实有可能,因为人不可能拒绝美丽。
寻遍庙宇,没见到僧人师傅,只有两个居士在此为菩萨添香敬水。据说曾有一和尚在此修行,木屋就是他建的,大概是此处离民居太远,山上过于清冷所致,后来还是走了。耐得住寂寞,守得住本心,非智者、非强者,实难为之。聪明未必能成器,成大器者必有超人意志和毅力。
午时刚过,雾慢慢弥漫到山顶,山、树、庙、人渐渐地变得模糊起来,二祖山二祖寺又披上了一层神秘的白纱。一切都在虚无缥缈之中,缥缈之中我仿佛看清了一切……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