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就是回家 父亲的瓜园 雨滴芳华 偷得浮生半日闲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70期  总第138期  2018年07月13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70期  下一期
雨滴芳华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苏 米 日期:2018-07-09 13:29

芳华已逝,触摸经年,那个扎着高高的马尾,背着书包,故做潇洒地走向雨中的剪影渐渐朦胧。
雨淅淅沥沥扣开清晨,伞从来都是年少的不屑。背了书包扬着稚气的脸,轻轻地飘进雨的天空。雨滴淋在脸上遐想长在心里,以为雨啊会让我们溢出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味,十六七岁的阙歌里挤满了言情的琼瑶,一路采掘水花,一路浮想联翩:一个白色的身影从绿草丛中跑来,发丝湿透脸旁,倔傲、楚楚,转角处一个猝不及防,自此叩开故事的门扉亦埋下故事的结局。沉浸在这些字里行间的不着边际,雨越发清新柔美,脚底生莲,那位纤细修长的身影俨然成了自己,甚至每一步脚印都合乎了书中的场景。
若临一场惊涛骇浪,伞是带了,却必定选小碎花的透出灵秀。穿树林爬山坡,总期盼寻见一座窄窄的木桥咯吱作响,期盼桥的那头会出现一个戴斗笠的男孩孑然在远方。磅礴的风、如荷的伞、穿着粉色背带裤的女孩,还有从来就未曾相遇的他,听雨打梨花,孤负青春,虚负青春。“如果雨之后还要雨,如果忧伤之后仍是忧伤,请让我从容面对这别离之后的,别离,微笑地继续去寻找一个不可能再出现的,你。”一定是有些什么是青春年月无能为力的,天空低下头看得见你,大地抬起头望得见你,而我不论低头或者抬头,都寻不到那一个人的踪迹,然年少情怀是诗是一份为赋新词的执拗,我们还是会为一些虚妄的美丽而迷失,会为一份没有结局的故事而惆怅。
书中飘逸的女生似乎天生弱不经风,一场大雨后病了发着高烧,柔弱兮兮更叫人倍加爱怜。我坐在板凳上暗暗纳闷,暴雨也淋了,衣服能拧出水,怎么就不见额头发热呢,连感冒都没有,最多几个喷嚏之后还神清气爽。好在无数次雨打芭蕉后,终究盼来了一次,如愿地病了。蜷缩在被窝,双眼皮变成了三四层,鼻涕飞流三尺,只是却哪有被小心翼翼心疼呵护的嗔怪,从早到晚不绝于耳的是妈妈的训骂声声。缩进被褥成一统,管他春夏与秋冬,我在心的井底迂回:“风风雨雨,适于独行。而且手中无伞,不打伞自有不打伞的妙处,湿是我的湿,冷是我的冷,即使把自己缩成雨点那么小,小,也是我的小。”
洛夫在桌上沉默,房屋在雨中静默,灯三三两两地亮了,雨星星点点,细细密密地润了灯火,黄晕的光半推半掩,风的翅膀欲语还休,天地氤氲,万物化淳。朱自清说:“雨是最寻常的,一下就是三两天。可别恼。看,像牛毛,像花针,像细丝,密密的斜织着。”它织起人家屋顶上的薄烟,也织起少女朦朦胧胧细腻的诗情。树叶绿得发亮,小草也青得逼你的眼,那一滴一滴绿的是雨珠,那一滴一滴亮的是芳华的芬芳。
芳华是火,激昂着每一滴血液;芳华是水,澎湃着每一个细胞;芳华是风,抚平了每一次伤痛;芳华是雨,润泽了每一行甜蜜。
而生命终究是一场又一场地握别,从孩提别过又从青春与雨中抽出那双手,即便眷恋从此生根,华年就此停顿,还是要与你握别,万般凝视只将祝福别于明日的渡口。


莲蓬探观芙蓉笑                 □阜阳市第九中学    李    清/摄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