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棵树的故事 两只小鸟 井冈山逐梦 铜都春韵 这样的冬日
16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76期  总第149期  2019年01月10日  星期四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76期  下一期
一棵树的故事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2019-01-10 14:38

□祁门县胥岭学校    孙祁岗
一棵树,经历的磨难不一定比一个人少,能活下来,便很幸运。人老了,总是自叹没用了,树却是越老越珍贵。胥岭学校校园里便有这样一棵堪称元老级别的老板栗树,20多年的默默相伴,我对这棵老树情有独钟。春夏秋冬,阴晴雨雪,工作之暇,我常用相机拍下它的身影,却从未为它写过片言只语。昨日,同事发来一篇写这棵老树的文章,让我看看能否提供些素材,却勾起了我为这棵老树写些文字的冲动。
据曾参与胥岭学校创建的那批学生说,这棵板栗树在胥岭学校建校之初就已在这片土地扎根,当时只有茶杯口那么粗。从其所处位置及所结果实大小来推测,应当是一棵野生的板栗树。当初何以幸运地在校园建设中得以保留,已不可考。1992年我毕业分配到胥岭中学,它已有小水桶那么粗,当时的学校老大门就开在板栗树下,树荫遮蔽了大门的一半,学校的大喇叭便架设在树杈上。一晃眼20多年过去了,学校早已看不出当年的模样,板栗树所处的位置却变成了学校的中心点,也是老校园唯一保留下来的东西。铁打的营盘流水的兵,一届又一届的学生从这里毕业,多少教师来了又调走了,板栗树成了胥岭学校名副其实的“元老”。
20多年的学校布局变化,让它从“迎客树”变成了“中心树”,加上根深叶茂,枝干高大,无论你从哪个角度拍校园全景,都会有它的身影存在,它已成为胥岭学校一道亮丽的风景。20多年里,板栗树历经了两次危机,一次粗壮的枝干被风刮断,出于安全考虑,险遭砍除;另一次莫名枯萎,又遭火烧,根部离地一人高处被烧得漆黑。大家都以为,它是活不过来了。没想到第二年,它奇迹般地活了过来,而且长得更加茂盛。有趣的是,这两次危机和学校的存亡似乎都连在了一起。我不是一个迷信的人,更不会相信树的荣枯象征着学校的命运。但我相信,无论是树还是人,活着都得有那么一股精气神。胥岭学校从生源流失萎缩到生源回归成为农村学校人数较多的学校,教育教学质量从低谷重登高峰,靠的不就是那么一股精气神吗?
从教26年,切身感受到农村基础教育所发生的巨大变化。新建的食堂、宿舍、教学楼,投资100多万的塑胶操场,藏书万册的图书室,信息技术应用课堂。这样的办学条件在20多年前想都不敢想。两免一补等教育惠民政策让读不起书的现象成为了历史。今天的校园生活、学习条件,哪怕是和十年前相比,也要好出许多。但我却分明感受到学生们在学习上缺少了那么一股精气神,甚至生活上也是贫瘠的。语文教学中,在阅读理解和作文这两块感触尤深。教师的作用在于激发学生的学习兴趣,引导学生从“课外阅读”和“生活”当中去积累,在“积累”的基础上去感受、表达。没有“积累”,就没有语文。“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便是这个道理。文学来源于生活,而又高于生活。要读懂文章的“情”和“志”,你就必须首先做一个生活的“有心人”“观察者”“思考者”,去感悟人情冷暖和生活百态,读得懂“生活”才看得懂文章。
一个对生活麻木的人,一个认为桃花就是一种花的人,是学不好语文的。于是乎,校园里的这棵高大而显眼的板栗树便成了我课堂上的常客。指导学生从不同角度去观察它,感悟它一年四季不同的美。再进一步以庄子《逍遥游》中“大而无用之树”引导学生感悟“无用之用”的道理。我曾经的学生,现在也有几个当了老师。其中一个在大学毕业那一年给我写了一封信,信中写道,“在教过我的语文老师中,您的语文课与他们最大的区别在于您的课有自己的思想。”在阅读教学中,我最痛恶的便是所谓的标准答案。我常对学生说,尽信书不如无书,对一个读书人而言,善于独立思考问题是最为要紧的。因而我把这位学生说的这句话看成从教26年来,我所受到的最好的褒奖。
树老了不宜迁移,人老了便离不了那块能够安放灵魂的故土。父亲生前告诉我,儿的生日,母亲的难日。上周过49岁生日时我不由得想起去世多年的母亲。母亲在世的时候,在老屋前后种了一些树。母亲去世后,几棵原本长得好好的由母亲手种的树竟相继枯萎死去,可见树也是有感情的!眼中有树,目中有人,心中才有故事。我希望我所教过的学生,都是有故事的人,更希望他们的身上有那么一股精气神,无论是学习上,还是生活中。
又到一年树叶纷飞的季节,胥岭学校这棵老板栗树,在红红的塑胶操场和蓝天白云的映衬下显得分外美丽。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兜兜转转20多年,此生与这棵板栗树的缘分似乎是上天注定好的,惟愿退休之前,我能与它不离不弃。还能在胥岭学校的讲台上继续跟学生说说这棵板栗树的故事。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