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梭子 雨季·栀子花·小妹 走丢的路 秋 记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72期  总第137期  2018年09月26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72期  下一期
雨季·栀子花·小妹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2018-10-11 13:49

雨季·栀子花·小妹
□宿松县长铺镇中心小学    黎泽斌
后院的栀子花开了!
洁白如玉的花朵,沁人心脾的芳香,引得蝴蝶翩翩舞、蜜蜂嗡嗡唱。
母亲摘了一朵插在发际,念叨着:小妹怎还不回来?她要是看见了,肯定会高兴得跳起来,小妹怎还不回家……说着,她的眼里便有泪光在闪动。
满屋都是栀子花的香味,仿佛五年前的那个雨季。
五年前,后院还是一片荒凉。
那个雨季的一天,小妹蹦蹦跳跳地从学校里回来,手里捧着一大把带着雨水的栀子花,那是班上的同学送给她的。立刻,屋子里充满了栀子花的香味儿。她兴冲冲地问我:大哥,你说咱家后院能种栀子花吗?我躲避着小妹的目光,无声地摇摇头。天真的小妹啊,你哪里知道,后院贫瘠的土地一如我们贫穷的家!
就在那个雨季,我考取了安徽省太湖师范学校,二弟上了初中,小弟也进了小学,在那个物质匮乏、重男轻女的年代,我们兄妹四人的学费让父母实在无力承担,小妹被迫辍学了。我清楚地记得,当听到失学的消息时,小妹撕心裂肺的哭喊。要知道,那时小妹才读四年级,可是连年得奖状啊。
那年,她才十三岁。
在师范里,小妹寄给我的第一封信便是说,她在后院种了许多花,其中就有一株栀子花。当时,我的泪便下来了,心里满是愧疚,为了我们,小妹受苦了。泪眼朦胧中,似乎又听见了小妹失学时的哭声,似乎看见大雨中,小妹正用她瘦弱的小手栽种那些花。
没过多久,小妹便随着打工的人群南下了。后院的那株花也无人过问了。
小妹一直在外打工赚钱供我们上学,只在每年春节时回来一趟。每次回来,她都要去后院看看,看看她种的花。而每次,那株栀子花都因天气寒冷而落叶了,只剩瘦弱的枝丫在寒风中战栗,正如我瘦小单薄的小妹。
到我毕业时,小妹已在外打了三年工,那株花也一直没有开。那花,已经没有生气了,我的心头不禁有些发酸。就在我毕业前的那个春节,小妹细心地给花松土、浇水、施肥,还叮嘱我:大哥,你快要毕业了,帮我多照顾它,它一定会开花的!说这话时,小妹深情地望着花,似对我说,又似对花说。
后来,我被分配到离家很远的一所小学教书,平时很少回家,更谈不上照顾花了。时常心想那花快枯死了吧?
又是一个雨季,我正在学校给孩子们上课,母亲打来电话说那株花开了!捱到放学,我便冒雨骑车飞快地赶回家,一路上,任那冰凉的雨水冲刷着滚烫的泪水。
果然,栀子花开了!
肥厚、墨绿色的叶子,粗壮、刚劲的虬枝,洁白、玉石般半透明的花朵,在大雨中傲然挺立着,万头攒动,显示出盎然的生机。
小妹啊,栀子花开了!我狂喊着,连忙拿起笔,含着泪水,给小妹写了一封信。我在信中告诉她:栀子真的开花了!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