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把梭子 雨季·栀子花·小妹 走丢的路 秋 记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72期  总第137期  2018年09月26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72期  下一期
走丢的路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日期:2018-10-11 13:49

走丢的路
□亳州市谯城区夏侯小学    杨    秋
“扑嗒、扑嗒”,是那个叫“老实人”的大黄牛拉着拖车下地了。蹄子一落一提,带起一股如粉的细土。拖车则像条鱼,把细土钻出两条印,跟在“老实人”屁股后边往前游。
一轻一重,是红孩子拽着母亲的衣襟上城了。大人脚步安稳,孩子脚步轻快。母亲的臂弯里挎着竹篮,装满大青棒子和春红芋,有点沉。红孩子的姥姥姥爷、三个舅舅还有一个姨妈都住在城里,他们的生活都比红孩子家好,拿这些土产品他们稀罕。再说买别的礼物,母亲也没有钱。
姥姥家是红孩子做梦都想去的地方,姥姥家贴在墙上会说话的广播、路灯下小孩子做的游戏、对门张姥家神秘的大院子,都让红孩子着迷。一想到这些,她忍不住跳着往前跑。
不用睁眼,路也能分辨出是谁。它是一条老路,快100岁了。比庄里的老杨西、桑老太、刘老八年纪都大。
这条路从庄东头出发,向东到大桥北头,向南过了桥,穿过小高庄和韩营子,再往东走一二里,就进城了。那些上城的人,有的拉着架车子,有的骑着洋车子,更多是步行。王花园的、小鱼庄的、鸭庄的、马庄的,甚至更远的,都从它身上过。和别的路相比,老路觉着很荣耀。
年关近了,桥北头食品站热闹了起来。有用架车子拉的,有赶着来的,有牵着来的,那些黑猪、白猪、花猪,都被送进了鬼门关。屁股上打了“甲”“乙”等字,分别关进圈里,等着闷头棍和漆猪刀。
一路上,猪吓得一抔接一抔拉屎。主人生气地骂:多吃一点,都给我屙出来,少了斤两。猪委屈得哼哼,那些留在老路上的猪粪,一会就被粪箕子,拾走了。路闭着眼儿听,听猪说话,听人骂猪,不时接一句他们听不懂的话,感觉真有意思。
平素,要冷清得多。称盐打油的,多半天才过一个。坐西面东的合作社,“曲尺形”水泥柜台里,一个个鸽子窝似的方格货架上,放着叠得很整齐的红花、绿花的比尼布。靠南墙角是一口大缸,装着半缸粗盐,缸外总湿湿的,汪着一层水。临近南墙有一扇小木门,半开着,营业员穿着蓝布大褂推开小门,进去;关上小门,出来。很眼热人。通过山墙的门,可以看到后边大大的院子,垛着一袋一袋的化肥或者磷肥。小木门北边是一大煤油桶,桶盖子上有一处圆形的孔,油漏子插在那。有人进来打油,营业员就把漏子往瓶嘴子一插,用提子灌。那一片柜台都油渍渍的,煤油味很浓。
也有特殊的时候,每当运来了一大卡车化肥或者磷肥,队长一声吆喝:都来卸化肥了——东杨庄的男的女的,拿着围裙,或顶着化肥袋子,就跑来了。
两三个人在车上递,其余的排成一溜站车下等。人人头上都顶着个围裙或者化肥袋子(把化肥袋子对角弄成三角形的),一提一放,车下的人弯着腰快步往后院走,他们肩上扛着重物是不能小步走的,出来后排在队尾等着下一轮。若扛化肥的人少,一车每人能分一块多钱,更多的时候只能分几毛钱。卸完了一车,就坐在合作社门口,吸烟,说话,也有几个人骂大会,打着玩。他们在等,看还有没有拉化肥的车再来。往往等到很晚,见不会有了,就用围裙拍打着头脸,回去了。
这条路,重叠着无数人的脚印、牛马的蹄印、架车子和洋车子的轮胎印,一年一年,又光滑又瓷实,发着很白的光。
后来,老桥毁了,合作社拆了,食品站也没有了,人车马都不再从老路上过。老路就真老了。路下沉睡多年的草,根蛰伏着,长久听不到声音,慢慢探出头,生出一两片叶,迎风伸伸腰,不见有车子轧它,牛羊啃它,大着胆子覆盖了路。
这条老路,跟庄上的老杜、杨西禄、老猴子一样,走着走着,就把自己走丢了。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