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 地 阳 光 给母亲“扶贫” 凌霄花又开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68期  总第133期  2018年05月30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68期  下一期
阳 光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休宁县石田中学 汪红兴 日期:2018-05-31 10:24

车窗外,天色阴暗灰沉。
在去市人民医院的路上,心里一直在嘀咕,说些什么好呢?出了这么大的事。
“不好了,昨天,我老婆和村人一道上山采茶,不曾想走过一座小木桥时,那桥腐烂了,一脚踹空,整个身子栽下去,头撞向一根小水竹,身边的人立即将其扶起,发现眼睛鲜血直流,立即将其送到镇医院,镇医院不接收,立马送县医院,县医院又不收,只好送到市人民医院,眼球被戳穿了!”几天前的黄昏,接到一多年挚友哭丧着的电话。
好好的一只眼睛,说没了,就没了。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要像保护眼睛一样保护生命。这对一个年过天命重任在肩的乡村妇女来说,该是多大的打击啊!听了这消息,我心里一沉。
朋友的妻子是家里的顶梁柱和贤内助,性格和善,上有年过八旬的老母,下有两个孩子,平日在镇上一家企业上班,下班了就到地里干农活,种稻、采茶、种菜。两个儿子都成器,大儿子研究生毕业,在外发展,去年正月,大儿子娶了新媳妇。媳妇的肚子一天天地隆起了,眼看着孙子就要诞生了,朋友妻就要当奶奶了,但同样要去当月嫂了。一大摊子的事等着她,她已买好了火车票,那天下午就要出发了。就在这节骨眼上,出事了!你说,该有多么窝火呢?
我与朋友结交30多年了,平日我们两家走动频繁,我还帮过他家儿子去千里之外接亲,我得去探望她一下。
这已是第五天了,她的情况会是怎样的?
电话里问清病床号,走到病房门口,就远远地听见她大嗓门的声音。
推开病房门,一股药水味扑鼻而来,房间内摆了好几张床,都是眼科患者,她就坐在病床上,她小儿子在照料她。
见到了我,她立即招呼我坐下,黑黝黝的脸上挂满了笑容,似乎一点也没有伤心的样子,这让我一惊。她说,刚才吊水结束了,我坐在这休息一会。
我再看她脸部,右眼果然闭合了。她说,这运气实在太差了,有什么办法呢?今天上午,我老妈来看我了,她抱着我哭,我劝我妈说道,没什么关系呢?我眼睛还看得见呢?担心什么呢?
“你看,我的眼睛还好得很呢!”她自信地说道,“别看我只剩下这一只眼,但我的眼力还是很好的呢!”
“不信,你看那窗外那座高楼上有几个大字,大美黄山,我还看得清清楚楚的呢。”她指着窗外的远处说道。我朝着她所指的方向远远地望去,果真有这么几个字,我这个高度近视眼患者,面对那几个字,还有些模糊呢?感觉朦朦胧胧的。
“你看,我的眼力还是很不错的吧,过几天好了,我就到大儿子那边去,给他带孩子。”说时显得风轻云淡。
这时一个小护士走了进来,给她量体温,听着我们在聊,插话道:“她的主治医生都说,这位阿姨眼睛好的是最快,只缘于她的心态比较好”。
面对着这样一个普通村妇,看来我所有准备好的安慰话,都是多余无力的!
我觉得,这阴霾的天空中,似乎有一束强烈而有力的阳光,透过层层云雾,直射过来,眼前的一切,顿时变得明朗敞亮起来。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