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 地 阳 光 给母亲“扶贫” 凌霄花又开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68期  总第133期  2018年05月30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68期  下一期
凌霄花又开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当涂县姑溪初级中学 吴 静 日期:2018-05-31 10:25

初知凌霄花,是在《诗经·小雅》里,“苕之华,其叶青青”“苕之华,芸其黄矣”,“苕”是“陵苕”,是凌霄的古称,每读到这两句,就仿佛看到凌霄青的叶、黄的花在风中飞舞,纯粹的颜色相映成趣。诗经语言质朴清丽,凌霄悄然地开在纸上,也怒放在我的心里。
凌霄之名始见于《唐本草》,“紫葳”项目下曰:“此即凌霄花也,及茎、叶具用。”凌霄也是一味传统的中药材,《本草纲目》中记载,凌霄花可凉血祛瘀,消肿解毒,有很高的药用价值。
凌霄花性喜光宜温暖,属紫葳科,与紫藤萝、忍冬这些藤本植物一样,凌霄花需借助外物攀援。每年四五月间,藤萝一盛开,便带来满眼的珠光宝气,它就像谪落凡间的仙子,傲气清雅地挂在长廊的花架上;而凌霄花与之相比,倒更像是来自于乡间的质朴率真的野丫头,它们借助于周围的乔木或墙垣、巨石,随性攀爬,攀援越高,长势越好,花开也越多,难怪清人李渔会在《闲情偶寄》中如此盛赞它:“藤花之可敬者,莫若凌霄”。
舒婷的朦胧诗《致橡树》中写道,“我如果爱你,绝不像攀援的凌霄花,借你的高枝炫耀自己。”在诗歌的意象里,凌霄花似乎成了只会攀附、喜欢炫耀的人格的代名词。的确,女性在恋爱中应始终保持自立自重,但凌霄只是一株植物,攀爬乃本性使然,“君子性非异也,善假于物也”,凌霄虽依附他物,却与之相托相依,亦能孤寂傲岸、独善其身,拥有可敬的君子气节,实不该遭世人如此非议。相比之下,我倒更喜欢另外一首裴多菲用藤条书写的情诗《我愿意是急流》:“只要我的爱人,是青青的常春藤,沿着我荒凉的额,亲密地攀援上升。”短短几句,就酣畅淋漓地展示了忠贞执着的内心,简直就是掷地有声的爱情宣言。
世间攀墙缘树的植物那么多,而独有凌霄花借外物攀到了高处,它开得如此张扬热烈,鲜妍明媚泼泼洒洒,红彤彤映红了一片天。它身躯柔弱,但花朵却敢于和太阳媲美,有不服输的血性与执拗;它执着坚定、积极乐观,有昂扬的斗志;不怕骄阳烈日,无惧阴湿风寒,耐得住干旱,也能在贫瘠的土壤中生长。更可贵的是,它的花期极长,一朵花刚刚凋零,新的花蕾就在原处结胎绽放,从夏初一直开到秋末花意阑珊时,天地间更迭交替不止,仿佛进行着一场热烈活泼的接力赛。宋人贾昌朝赞凌霄花:“披云似有凌云志,向日宁无捧日心?珍重青松好依托,直从平地起千寻。”凌霄,凌,逾越也;霄,云天也,凌霄不但有着这样令人激奋的名字,更有着一种高雅的气魄,当属志存高远之花!
前几日读到苏东坡的一首关于凌霄花的词《减字木兰花·双龙对起》,也颇为喜欢。东坡爱和僧人交往,喜欢谈禅说法,这首词是应僧人清顺请求而作。“双龙对起,白甲苍髯烟雨里。疏影微香,下有幽人昼梦长。湖风清软,双鹊飞来争噪晚。翠飐红轻,时下凌霄百尺英。”词中,诗人沉浸在一片花开的悠然里,无我、无物、无私、无虑,这种超然物外的意境令人拍案。在东坡的笔下,金红的凌霄花轻飘飘、慢悠悠地离开枝蔓,又安然无声地缓缓而下,这应该是最有禅意的落花了吧!


鸟  巢    □凤阳县教育局    张金球/摄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