土 地 阳 光 给母亲“扶贫” 凌霄花又开
08版:春蚕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68期  总第133期  2018年05月30日  星期三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68期  下一期
给母亲“扶贫”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颍上县江口中心学校 祝宝玉 日期:2018-05-31 10:24

王大妈是我的扶贫对象,膝下无子,老伴也不在了,一个人生活。
对于扶贫这件差事,起初我只当是一桩例行的公事去做,单位督促了便去王大妈家走一走,了解一下她的现状。但随着接触时间长了,竟成了心头的一件事,端午、中秋、春节时也会想起自己还有这么一个让自己“担忧”的人来,打个电话,慰问一番,每次王大妈的声音都激动地颤抖。是啊,她一个人生活在这世界上无依无靠,竟还有一个“陌生”的我关心着她的生活,能不感动嘛。
本来单位要求一个月去一趟贫困户家里就行了,但这两个月我去了四五次了。帮助她清扫一下卫生,聊一聊近来庄稼长势,宣传宣传党的扶贫政策,我和王大妈每次都说近半个小时的话。那次她硬塞给我一麻袋她刚割的韭菜,我说不能要,她说我把她当外人了。这样一来,我便推脱不了,收下了她的好意。
回家的路上,回想了一番王大妈的话,突然画面又转到我母亲在田间劳碌的场景。哎呀——我竟好久没有回家看看她了。
母亲的年龄与王大妈相仿,虽然母亲有我这么一个儿子,但我长期在城里居住,也鲜有时间去陪她,即使回去了,也呆不了多长时间,就匆匆回城。前两天,父亲给我打电话说母亲风湿疼,连穿衣都困难。我电话里劝母亲来城里医院看看。母亲说不碍事,天暖和了就好了。我“信以为真”,把这件事忘在脑后了。
想到这,我感觉非常对不住母亲。一个与我毫无血缘关系的贫困户都能让我牵肠挂肚,而我却对自己的母亲内心的想法没能足够重视,真实悔愧极了。于是,我调转车头,把车子驶向老家。
母亲不在家,小侄子告诉我母亲在菜园呢。我向村南头走去,远远地就看见母亲俯着身子在提蒜苔,我走近喊了一声“妈”。母亲抬眼看我,很吃惊,问怎么也没打个电话就回来了。我说想回家看看就回来了。母亲继续忙乎手里的活,我蹲在旁边,边薅草,边和母亲说些话。日头落到了半树梢,母亲说回家,家里新攒了一篓土鸡蛋,让我带回去。到家,母亲又把新鲜的蒜苔和莴笋装进袋子里,放到我车的后备箱里。
临别时,我又问母亲风湿疼要不要去城里医院看看。母亲摇头说不疼了,没事。母亲催我赶快走,天黑路不安全。于是,我开着车驶出了村子。路上,我脑子里时而闪过母亲的形象,时而闪过王大妈的样子,不免心生唏嘘。
物质上贫瘠的王大妈需要精神上的关怀,同样,我的母亲更需要我的情感上的安慰,在扶贫路上,我坚持对王大妈的帮助,也要给自己的母亲“扶贫”,不让她孤苦空落,而让她感到晚年的幸福。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