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而思 今天我该如何当教师 青春的迁徙 用爱呵护 演绎精彩
07版:课堂内外 上一版 下一版

 抓住基础教育的热点问题,组织基层教育工作者及教师、校长参与研讨,通过研讨形式多元互动,整体推进基层教学教研的氛围,为开拓教研新局面服务,为基层教师成长服务,为基层教育管理服务。

国内统一刊号:CN34—0019 邮发代号:25—2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第70期  总第138期  2018年07月13日  星期五
返回首页
作者 内容  上一期  当前第70期  下一期
青春的迁徙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望江县雷阳中心学校 陈玉娟 日期:2018-07-09 13:27

师生之间
那时我读初三吧,十四岁的黄毛丫头,正是懵懂无知的年华。我的语文老师兼班主任汪淼根老师,那时和我的父亲差不多年纪。三十出头,风华正茂,用今天的眼光来看,也不失为一个很帅气很伟岸的男人。但在我们这群年少轻狂的少年眼里,已经很过时了。我们畏惧他的严厉,轻视他的衣着,暗地里称常一身黑西服的他为“黑乌鸦”。
那时的金堤中学,处在和赛口交界的河坝下,学校的教室和宿舍都是清一色的白墙黑瓦的平房,平房后是无垠的大漳湖平原,从春天红的紫云英黄的菜籽花,迁徙到夏天一望无垠的绿,再辗转到秋天满眼的白色的棉花……漳湖平原的四季,颜色多彩地流转迁徙着,衬托着安静婉转的黑白平房。我们在平房内的教室寝室里度过了躁动懵懂的三年,而三年里,每时每刻都有汪老师的身影。
初三的后半个学期,老师要求我们提前背文言文,我必须在中午吃饭前到他房间背诵古文。青春期总是恨不得早一秒吃饭。所以通常是拿了饭碗,去背诵古文,背完后飞似的直接去食堂打饭。老师中午总是用煤油炉烧菜,板着脸一边择菜炒菜一边听我背诵。记得背《出师表》时,开始的“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我朗朗上口,背诵得流利而富于感情,他满意地偶尔嗯一声,但我因不懂,背到姓董的姓费的时背得是吭吭卡卡。他的眉头紧皱起来,直到我摇头晃脑地流利地背诵出“臣本布衣,躬耕于南阳”,想象着一个如老师那样的老头在田里劳作时,他才满意地嗯声。这时菜开始香了,他读小学的儿子蹦跳着放学回来了,老师依旧板着脸用锅铲盛些菜放在我的碗里,再板着脸示意我去吃饭。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学生,常常整星期都是啃咸菜度过的,那一锅铲香香的炒菜,是难得的美味了。
后来我进了师范,再后来我为人师、为人妻、为人母,生活一直顺顺利利,在时光的偷换里,很少想起年少时的老师。直至有天在街头遇见师母,才得知老师已因肺病去世多年。那一夜我突然很想背诵《出师表》,很想有人在我身边板着脸偶尔嗯声表示欣赏认同。
女儿读初三了,一心希望她考重点中学的我在家和学校间两点一线地忙碌着。就在这个春天的一个黄昏,她突然对我说:“妈妈,我背《出师表》你听,老师说我背得可好啦!”我微笑着一边择菜一边听。“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女儿朗朗背着,得意地面带微笑,背到姓费的姓董的那里时也和从前的我一样吭吭卡卡:“妈,费什么来着?”我摇摇头,微笑着告诉她,我也一样不太记得这段。
青春并不曾消失,只是一代代地迁徙着,暗把流年偷换的岁月,慈悲而善良。
 

发表评论
评论标题:
评论内容:
(500字符)
验证码: 看不清楚,请点击我
    
本网站所有内容属《安徽青年报-教育科研周刊》所有,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编辑部地址:安徽省合肥市长江中路436号金城大厦
ICP备案编号:皖ICP备09020228号